广西第四批援助湖北医疗队乘包机前往武汉
来源:广西第四批援助湖北医疗队乘包机前往武汉发稿时间:2020-04-07 12:15:53


1月底至2月初,是武汉疫情最艰难的时段。邱琳玉告诉新京报记者,救护车出车率,达到每天16次至20次,接到的大多数都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例。回想起那段经历,邱琳玉觉得心酸又想笑,“那时候心思都在抢救上。”

2月12日14时,岱山120站点接到了电话,“一名80多岁的女性患者,已经昏迷。”今日(4月8日),邱琳玉回忆,“赶到后,我们看了她的肺部CT(肺部出现感染),可能是新冠肺炎感染者。”

今日(4月8日),武汉开放了离汉离鄂通道。邱琳玉正好轮班休息,可是还不能回家。“你要不要再隔离一下啊,不要着急回来看孩子,我带得挺好”,婆婆在电话中对邱琳玉说。

患者叶林某某,男,20岁,中国籍,云南昆明人,在美国留学。3月23日由美国旧金山乘机到达日本东京,3月24日由东京转乘CA926航班抵达青岛流亭机场。海关入境检疫采样后被送至崂山区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。3月24日海关入境核酸检测和3月25日、28日崂山区疾控中心核酸检测均为阴性。4月4日晚患者自觉不适,4月5日因发热被转至青大附院崂山院区隔离治疗,当日崂山区疾控中心核酸检测阳性,4月6日青岛市疾控中心复核阳性。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表现及实验室检测结果,专家组确诊为轻型病例,现已转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。同机抵青人员均于入境检疫后实施集中隔离医学观察,因患者发病时已在集中隔离点医学观察11天,故无密切接触者。

出车前,邱琳玉在救护车内检查设备  受访者供图

由于天天接触病人,邱琳玉也不敢回家看孩子,“再过一星期,看看情况吧。”分离的近三个月里,婆婆经常给邱琳玉发孩子的照片和视频,“快三个月了,个子长高了好多。”提起孩子,邱琳玉的语气里满是期待。

“当时前面的记者没穿防护服,我嗓门儿大,就冲他喊,没想到被拍了下来”,4月7日,邱琳玉笑着对新京报记者说。去年11月,武汉市第六医院骨科护士邱琳玉,被调派到岱山120急救站点。没多久,新冠肺炎疫情暴发,“我被拍下来,是运气好。说实话,在这场战‘疫’中,每个人都在尽最大的努力奔跑。”

救护车开到一家医院,还没进门,就被保安拦住,“不要往里开了,没有床位。”再开到红十字医院,邱琳玉去急诊室协调,看到了密密麻麻的病人,“你看这种情况怎么办……”,急诊室的人无奈地说。邱琳玉只好招呼救护车上的病人进来商量,病人看到满屋子的人,崩溃大哭,拉着邱琳玉往外冲,喊着:“我不想死。”

一则青岛志愿者一对一服务外籍隔离人员的视频在网上走红,两名外籍人员返回青岛的家中居家隔离,崂山区金家岭街道翻译志愿者刘燕(化名)变成了他们的代买帮手,从吃的、喝的,甚至是宠物用品,都由她来帮忙购买。“是挺忙的,尤其是到了吃饭点,我自己都顾不上吃饭,也得先把他们的饭解决了。”视频中的刘燕说道。新京报讯“快闪开,有疑似病人!”29岁的武汉护士邱琳玉跑向急救车的一幕,被摄像机记录了下来。昨日(4月7日),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这张珍贵的照片,被制成海报贴在北京前门公交站站牌上。

“大年初一八点半的时候,我接了一个电话,病人不到四十岁。”救护车赶过去的时候,病人留给她很深的印象,“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,一直说,你一定要给我想办法”,病人独自一人上了救护车。